“知本”到“资本” 还要越过几重山?

2020-04-14 09:59:25 来源:经济参考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伴随经济结构转型、高质量发展的持续推进,我国一些地区不断推进知识产权证券化,将“知产”变为“资产”,为不少高新技术企业雪中送炭提供融资便利。

记者调研发现,将社会资产的“标尺”由自然禀赋型的房产、地权,向知识禀赋型的技术、专利演化推动,将成为转变发展方式、转换增长动力的“密钥”,蕴含巨大潜力。但同时,“知产”变“资产”尚存评估难、人才缺、配套弱等“几重山”亟待翻越,需要政府、企业、中介机构等共同努力。

“知产”而非“房产”

助力科技企业融资

知识产权证券化在我国还处于探索阶段。业内人士称,发行知识产权证券化产品,有助于促进企业知识产权的交易及运用,打通知识产权创造过程中的“融资、交易、运营”业务链条,拓宽轻资产运营科技型企业融资渠道。

去年底获得1000万元融资,今年3月获得1500万元融资,知识产权证券化获得的“活血”,在疫情当下让润贝化工董事长刘俊锋如释重负。

据刘俊锋介绍,润贝化工是进行航空新材料研发、生产、销售的综合服务商,比如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高分子季铵盐材料,可制成消毒剂、洗手液等,应用于飞机客舱、机场等场景。

“疫情给航空业带来很大冲击,我们也受到一定影响。知识产权证券化融资成本低,用‘知产’质押而非房产抵押,可以说为我们雪中送炭。”刘俊锋说。

润贝化工位于深圳市南山区,这里汇聚了超160家上市企业、超4000家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有“中国硅谷”之称。腾讯、中兴、迈瑞、大疆、传音、康佳……一大批科技巨头的背后,是南山PCT国际专利申请量约占全国1/8的“知识禀赋”。

如何将“知产”进一步流通,发挥更多更大作用?

今年3月下旬,“南山区-中山证券-高新投”知识产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正式发行,在南山区具有“知产”的4000余家企业中,相关机构筛选出12家为疫情防控作出贡献的企业入池,包括开立医疗、菲鹏生物、润贝化工、新纶科技等。

中山证券总裁胡映璐介绍,12家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为年利率2.98%,发行规模3.2亿元,基础资产借款人或其关联方以其持有的知识产权(发明专利、实用新型等)向深圳市高新投小贷公司提供质押,涉及50件发明和实用新型专利。

“从项目一开始初期接触,到菲鹏知识产权的选择、评估确认,到最后项目的落地,前后一共才两周的时间。”从事体外诊断原料和试剂业务的菲鹏生物财务总监宋宇说,公司当前原料需求急剧放大,资金的快速到位及时助力菲鹏扩大产能。

“从‘知产’到‘资产’,这次发行的产品具有抗击疫情主题明确、底层知识产权质量优良、企业融资成本低廉、对接融资金额较大的特点。”深圳市南山区委书记王强说。

记者调研了解到,知识产权证券化在国际金融领域有不少尝试,但在我国还处于探索阶段。从国内现有产品发行情况来看,因基础资产形态不同,近年来主要有融资租赁债权、应收账款债权、小额贷款债权等模式。

——融资租赁债权模式。“第一创业-文科租赁一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2019年3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成功发行。这一产品基础资产为以知识产权未来经营现金流为偿付基础形成的应收融资租赁债权,租赁标的物涉及发明专利、实用新型专利、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共计51项,产品发行总规模达7.33亿元。

于今年3月3日完成首期发行的“浦东科创1期知识产权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也属于这种模式,首期项目融资额3800万元。在交易设计上,由浦东科创集团旗下的上海浦创龙科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作为原始权益人,分别与9家企业(专利权人)签署专利许可合同,一次性向企业支付专利许可使用费,获得专利再许可权,形成该证券化产品基础资产。

——应收账款债权模式。“奇艺世纪知识产权供应链金融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于2018年12月18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获批,并于同年12月21日发行,发行规模4.7亿元。该产品以电视剧著作权交易形成的应收账款债权为基础资产,发行主体为爱奇艺旗下的北京奇艺世纪科技有限公司。

——小额贷款债权模式。该模式以“南山区-中山证券-高新投知识产权1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为代表。此外,2019年12月26日,整体规模10亿元、首期规模1.24亿元的“平安证券-高新投知识产权1号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也属于此类模式,这一产品中,企业以其拥有的知识产权(专利、软件著作权、实用新型等)作为质押物,从深圳市高新投小贷公司获得利率低至5%的相应贷款。

深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发行知识产权证券化产品,有助于促进企业知识产权的交易及运用,打通知识产权创造过程中的“融资、交易、运营”业务链条,拓宽轻资产运营科技型企业融资渠道。

截至今年3月底,深交所已对5单知识产权证券化项目出具无异议函,拟融资规模60.34亿元,其中已发行5期,发行规模24.47亿元,市场份额占比58%。

“知本”到“资本”

几座大山待翻越

不少业界人士表示,当前的企业融资仍以不动产抵押等作为主要方式,知识产权质押融资往往作为补充,或者是在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中加入股权、房产、土地等传统抵押财产。从国内知识产权融资发展情况来看,仍普遍存在知识产权评估难、人才缺、配套弱等问题。

一些高新技术企业负责人表示,知识产权这类无形资产在过去价值评估体系下很难被准确评估,同时,传统银行融资的企业价值评估方法较少将知识产权类资产纳入有效评估体系。创新型企业早期由于没有形成有效销售收入、正向净利润、净现金流或者足够的固定资产,导致很难获得早期发展的资金支持。

嗷嗷待哺的中小创新企业,往往面临难有房产等实物抵押的窘境。当目光投向企业“知产”时,专利、版权等知识产权评估难成为棘手问题。

“我国知识产权运营仍然处在萌芽阶段,知识产权的流通性偏弱,致使知识产权处置难。由于处置困难,知识产权运营数据少,最终使知识产权评估的难度加大。”北京中金浩资产评估公司高级合伙人刘凯达说。

业界人士介绍,未来收益法被普遍应用于知识产权价值评估工作。以“南山区-中山证券-高新投知识产权1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为例,中金浩选出相关企业的核心专利,了解该专利对应的产品,核实该产品在财务数据的比重,并对企业在同一行业的未来发展趋势做判断,最后基于专利技术的所有权价值进行评估。

“传统的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操作流程较长,无形资产的定价、质押还没有规模化与标准化。时间周期长,企业往往需要面对多个机构,操作和沟通成本较高。”刘俊锋说。

复合型人才匮乏、中介机构专业度较低也是知识产权证券化的痛点。

刘凯达说,知识产权证券化是在资产证券化的基础上融合知识产权运营,但是目前能在这两个领域实现跨界的人才较少,能同时协调政府、融资企业、发行人、三方差额增信、券商、律所、评估机构、评级机构、会计师事务所等多个部门的团队就更稀缺了。

“企业一开始有顾虑,担心融资成本高。为此,南山区举办了多场推介活动。”南山区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胡再霞说,中小企业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成本普遍偏高,知识产权评估难度较大,配套基础环境建设有待提升。

不少业内专家认为,科技型中小企业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成本偏高,本质上是专利流转、交易等配套环节未能打通,存在“堵点”。并且由于知识产权交易市场不成熟,知识产权质押物处置变现难,变现时往往低于评估价格。金融机构对评估结果持谨慎态度,采取上浮贷款利率、降低质押率等措施。

政府贴息是现阶段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产品利率维持在低位的重要举措。在“南山区-中山证券-高新投知识产权1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项目中,为了降低发行利率,南山区贴息一半,将利率从5.96%降至2.98%。

地方国企也在撮合知识产权证券化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深圳市高新投集团副总裁迟东妍说,“南山区-中山证券-高新投知识产权1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以深圳市高新投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发放的知识产权质押贷款债权为基础资产,高新投串联起地方政府、金融机构、中介机构等相关角色,并把担保费率降至1个点。

刘俊锋等人认为,归根到底,优质的知识产权才是后续资产证券化的基础。在不少情况下,国内一些所谓“知识产权”价值并不高,存在欠缺原始创新、优质创新,高校科研与产业化“两张皮”等现象。

“自然禀赋”到“知识禀赋”

推动资产“标尺”升级

专家提醒,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需要完善相关规范和指引,发展知识产权证券化需要“规则先行”,完善相关规范指引,加强配套交易制度建设。

“知识产权证券化等相关产品,正在将社会资产的‘标尺’由自然禀赋型的房产、地权,向知识禀赋型的技术、专利演化推动,蕴含巨大潜力。”胡映璐说,但这个方向路漫且长,需要更加优质的原始创新基础资产,需要高质量发展不断向前迈进。

目前,我国知识产权证券化操作主要依据证监会2014年发布的《证券公司及基金子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管理规定》,以及证券交易所对资产证券化的相关解释。针对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定义、税收安排、产品交易、信息披露等具体法律规范较少。

专家建议,可以采用地方性法规或政府规章的形式先行先试,对知识产权证券化问题做出专门规定和具体操作管理办法,为开展知识产权证券化业务提供清晰指引。

与此同时,需要完善无形资产估值体系,培育知识产权等无形资产专业评估机构,进一步提高评估、增信等服务质量,加强知识产权证券化配套交易制度建设。

一位知识产权业界人士表示,知识产权作为无形资产具有权利状态不稳定、现金流波动性大等特点,因此其价值评估比实体资产更加复杂,需要第三方机构进行评估。目前国内中介机构的资产评估技术和担保形式尚不足以支撑知识产权证券化快速发展。不少企业、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等机构,在专利运营、商标维护、版权分销、侵权维权等方面欠缺专业能力。

“企业埋头创新,可能不清楚知识产权的价值和金融属性。政府、金融机构、中介机构可以帮助企业发现知识产权的价值。”胡再霞说。

此外,知识产权证券化发展初期阶段,一定程度的政府扶持不可缺少,这也为成长型创新企业增加一条“走得通”的融资渠道。

宋宇表示,由于销售规模、资产规模有限,企业也很难获得低成本、足够金额的资金。“相较于传统融资方式的企业价值评估,或者担保物的选择,知识产权证券化的出现是一个创新,代表了新的潮流,也为更多知识密集型企业融资提供了便捷的通道。”

一些专家建议,政府部门可以采用贴息、税收优惠、发行绿色通道等方式,降低知识产权证券化的交易成本和发行难度。在市场发展初期,金融机构、中介机构在确保收回成本的情况下,予以一定程度让利,推动“知产”“知本”逐步发展壮大。(记者 孙飞 印朋)

责任编辑:ERM523